Google   








沙的故事
001 瑞士
註冊日期:
2009/6/30 15:41
所屬群組:
會員
文章: 4
等級: 1; EXP: 21
HP: 0 / 5
MP: 1 / 165
有一條河流,它發源於一個很遠的山區,它流經各式各樣的鄉野,最後它流到了沙漠。就如它跨過了其他每一個障礙,這條河流也試著要去跨越這個沙漠,但是當它進入那些沙子裡,它發覺它的水消失了。
然而它被說服說它的命運就是要去橫越這個沙漠,但是卻無路可走。
就在這個時候,有一個來自沙漠本身隱藏的聲音在耳語:「風能夠橫越沙漠,所以河流也能夠。」
然而河流反對,它繼續往沙子裡面衝,但是都被吸收了。
風可以飛,所以它能夠橫越沙漠。
「以你慣常的方式向前衝,你無法跨越,你不是會消失就是會變成沼澤,你必須讓風帶領你到你的目的地。」
「但是這要怎麼樣才能夠發生?」
「藉著讓你自己被風所吸收。」
這個概念無法被河流所接受,畢竟它以前從來沒有被吸收過,它不想失去它的個性。一旦失去了它,河流怎麼知道說它能夠再度形成一條河流?
沙子說:「風可以來執行這項功能。它把水帶上來,帶著它越過沙漠,然後再讓它掉下來。它以雨水的形式掉下來,然後那些雨水再匯集成一條河流。」
「我怎麼能夠知道說它真的會這樣呢?」
「它的確如此。如果你不相信,你一定會處於絕境,最多你只能夠成為一個沼澤,而即使要成為一個沼澤也必須花上很多很多年的時間,而它絕對跟河流不一樣。」
「但我是不是能夠保持像現在這樣的同一條河流呢?」
那個耳語說:「在這兩種情況下你都無法保持如此。」
「你本質的部分會被帶走而再度形成一條河流。即使現在,你之所以被稱為現在的你,也是因為你不知道那一個部分的你是本質的部分。」當河流聽到這個,有某些回音開始在他的腦海中升起。在朦朧之中,他想起了一個狀態,在那個狀態下,他或是一部分的他曾經被風的手臂拉著,的確有這麼一回事嗎?河流仍然不敢確定。他似乎同時想到說這是一件他真正要去做的事,雖然它不見得是一件很明顯的事。
河流升起他的蒸氣,進入了風兒歡迎的手臂,風兒溫和地,而且輕易地帶著它一起向前走,當它們到達遠處山頂的時候,風兒就讓它輕輕地落下來。
由於他曾經懷疑過,所以河流在他自己的頭腦裡能夠深刻地記住那個經驗的細節。
他想:「是的,現在我己經學到了我真正的認同。」
河流在學習,但是沙子耳語:「我們知道,因為我們每天都看到它在發生,因為我們沙子從河邊一直延伸到山區。」
那就是為什麼有人說:生命的河流要繼續走下去的道路就寫在沙子上。










[文章來源] 截錄奧修靜心系列一文

發表日期2009/7/2 10:21
_________________
http://www.conn.tw/5038015






可以查看文章。
不可發表文章。
不可回覆。
不可編輯自己的文章。
不可刪除自己的文章。
不可發起投票調查。
不可在投票調查中投票。
不可上傳附件。
不可不經審核直接發表。

[進階搜索]


Goodz © 2005-2019
本站會員之個人言論或行為、不代表本站之立場與看法